根據《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八條的規定,承租人應當按照約定支付租金。承租人經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不支付租金的,出租人可以要求支付全部租金。該規定系出租人在承租人違約時,主張融資租賃合同項下租金加速到期,并要求承租人向其支付全部到期未付租金、未到期租金的法律依據。但是,就加速到期的“未到期租金”,出租人能否請求承租人向其支付自加速到期日之日起至實際支付之日止的逾期利息呢?

原有觀點:支持“未到期租金”,并同時支持自加速到期之日起至實際支付之日止的逾期利息

一般而言,既然《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八條明確出租人可以主張租金加速到期,那么在租金加速到期之日,承租人未向出租人支付全部到期租金、未到期租金的,視為承租人違約,承租人當然可以按照融資租賃合同的相關違約條款請求承租人以全部租金(包括已加速到期的未到期租金)為基數,按照合同約定的逾期利率支付逾期利息。

這一觀點在原來的司法實踐中已被多次采納,如(2017)京民終406號 山東高唐熱電廠、山東省高唐藍山集團總公司與萬瑞聯合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中,北京市高院認定:

關于加速到期的租金部分是否應當計算違約金,萬瑞公司(出租人)于本案一審起訴狀中提出要求藍山公司(承租人)支付全部未到期租金,藍山公司、高唐熱電廠應當在收到起訴狀之日履行支付未到期租金的義務,即涉案合同項下的未到期租金于2016年12月5日全部加速到期。《融資租賃合同》對于違約金的計算基數表述為“本合同項下的任何逾期未付款項”,即應當包括已到期未支付的租金和加速到期的租金部分,故一審法院判決自2016年12月6日起,計算加速到期租金部分的違約金正確。

即便在2018年《天津法院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審理標準》出臺,在(2019)最高法民終417號 永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國網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中,天津高院作為一審法院,依然認可了加速到期的“未到期租金”的逾期利息,即在本案中:

1.提前到期日(起訴狀副本送達日)為2018年9月21日;

2.提前到期日,全部未付租金156,041,833.55元(包括到期租金16,118,417.55元+未到期租金144,923,416元-保證金5,000,000元);

3.逾期利率調整至24%;

法院判定:永泰公司、華瀛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國網租賃未付租金156,041,833.55元,至2018年9月20日的利息977,850.66元,以及提前到期后的利息(以未付租金156,041,833.55元為基數,自2018年9月21日至實際清償之日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