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從大數據分析看保理行業涉刑風險
自2012年6月,商務部發布《關于商業保理試點有關工作的通知》以來,商業保理獲得了快速增長,保理融資越來越多的被企業接受作為企業進行融資的渠道。至2018年底,國內注冊的商業保理公司已經多達上萬家,保理業務營業額已經突破萬億元,再加上銀行的保理業務,國內保理業務的營業額已經非常可觀。由于商業保理行業在我國仍然是新興行業,商業保理公司在經營發展中還面臨許多問題與困難,特別是在風險控制及法律環境上,更是缺乏符合國情和營商環境的經驗可以借鑒。盈科上海分所盈辯護團隊通過梳理保理業務環節的刑事風險,友情提示業務各方謹慎刑事雷區。

通過無訟案例庫進行檢索,鍵入關鍵詞“保理”、“刑事”、“2017年、2018年、2019年”、“一審”對全國范圍三年內的一審刑事判決書進行檢索,共檢索到有效相關判決書26篇,通過分析此26份判決書,我們希冀以圖表的形式展現出判決的一般規律,供相關人員參考使用。

1.【騙取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罪】
很多情況下,賣方企業為了獲得融資款,鋌而走險,在未與買方存在真實的交易基礎的情形下,多會通過對保理銀行隱瞞交易的真相,提供偽造的虛假交易記錄、偽造賣方與買方的交易合同以及開具虛假的增值稅發票等,欺騙保理銀行,以此來獲得保理銀行的信任與授信,從而與保理銀行簽訂保理合同,獲得融資款。一旦騙得貸款數額數額達到騙取貸款罪的立案標準,就會涉嫌騙取貸款罪。通過檢索大量的案例發現,這個罪名是賣方最有可能涉及的風險,檢察院也多會以此項罪名來起訴,法院也大多認定為騙取貸款罪。

在劉永忠騙取貸款罪一案中((2017)青01刑初17號),被告人劉永忠采用國內銷貨方保理融資業務的方式,利用偽造的招投標文件、供貨合同、采購合同、發票等證明文件,順利通過銀行貸款審核,前兩次共取得貸款2700萬元,后歸還。后又以同樣的方式取得銀行貸款1700萬元,僅償還1100萬,尚有600萬未償還。法院以騙取貸款罪判決之。

相關法律規范:《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條之一,以欺騙手段取得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貸款、票據承兌、信用證、保函等,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重大損失或者由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特別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

[1] [2] [3] [4] [5] [6]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