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理交易中,保理商與保理賣方發生糾紛,起訴保理賣方與應收賬款債務人,應收賬款債務人常以其與保理商之間無任何有效的協議管轄約定而提出管轄權異議。那么保理糾紛發生后,如何確定管轄法院呢?筆者結合本案進行簡要分析,以期對保理商起到積極的借鑒意義。
  河北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青島分行與中色物流(天津)有限公司、青島德誠礦業有限公司等金融借款糾紛案
上訴人(一審被告):中色物流(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色物流”)
被上訴人(一審原告):河北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青島分行(以下簡稱“青島分行”)
一審被告:青島德誠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誠礦業”)
一審被告:德正資源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正資源”)
一、案件基本事實
2014年1月2日,青島分行與德誠礦業簽訂《綜合授信合同》,約定:青島分行向德誠礦業提供30000萬元有追索權公開型國內保理授信額度。為此,德正資源與青島分行簽訂《最高額保證合同》,約定:德正資源對德誠礦業在《綜合授信合同》項下所有債務承擔連帶保證責任。為履行上述《綜合授信合同》,青島分行與德誠礦業分別于2014年1月9日、2014年1月15日簽訂了兩份《國內保理業務合同》,約定:青島分行向德誠礦業提供29640萬元的保理融資款,受讓德誠礦業對中色物流所享有的377,853,440元應收賬款債權,應收賬款付款期限為2014年6月11日;青島分行未收到中色物流該款項時,可向德誠礦業追索。上述合同簽訂后,青島分行與德誠礦業就債權轉讓共同向中色物流發出《應收賬款債權轉讓通知書》,中色物流在回執上加蓋了公章。應收賬款到期后,中色物流未履行付款責任,德誠礦業也未履行回購責任。故青島分行訴至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二、管轄異議與答辯及法院的認定與裁定
中色物流在一審提交答辯狀期間提出管轄權異議稱:中色物流與青島分行及德誠礦業、德正資源之間不存在任何有效的協議管轄約定,應根據“原告就被告”的原則,由中色物流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據此要求將本案移送至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管轄。
青島分行答辯稱:本案合同約定了由青島分行所在地法院管轄。本案中,另兩被告德誠礦業、德正資源住所地均在受訴法院管轄范圍內,依據約定管轄和“原告就被告”原則,應由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管轄,故請求駁回中色物流的管轄權異議。
一審法院認為,青島分行依據與德誠礦業、德正資源簽訂的一系列綜合授信合同、保理合同及保證合同,以及按照保理合同約定受讓德誠礦業對中色物流所享有的應收賬款債權,向法院主張權

[1] [2] [3] [4] [5]  下一頁